扫码加入我们,关注女性权益
我们一起反对代孕,提倡自然生育,弘扬社会正能量

代孕不受法律保护

违反公序良俗原则

代孕是对生命的亵渎

ID:30 / 打印

       许多思想家特别是神学家,对试管授精提出了这样的指控:他涉及把人类生殖不适当地客体化。他们关注的是,在人类生殖的核心处用上技术手段歪曲了生殖的意义。拉姆塞提供了这种意见的一个经典陈述:把上帝给我们组合到一起的东西(他使我们的爱具有生殖性)彻底分开,’在爱的范围外进行生殖活动(例如供精人工授精或在试管中生产人类生命)这些都意味着拒绝上帝为我们自己创立的形象。

    天主教认为通过酬禺以外的第三者介入(精子或卵子的赠予,子宫借用),而引发的父母与所生子女的关系瓦解是严重的不道德,因为这些技术(异体人工受精和受胎)损害了婴儿应由婚姻结合的一父一母所生育的权利。不但如此这种把生命及胚胎的本身,交托给医生和生物学者权下,对人的开始和去向,建立起技术的操控,本身就违反父母和子女共有的尊严和平等。如果生育不是当作夫妻行为的果实而要的,即不是夫妻结合的特有行为所要的,生育在道德上失去固有的完美,只有尊重夫妻行为的意义以及尊重人之内在合一的关系,才有符合人的尊严的生育。此外,婴儿是上帝恩赐缈昏姻的最美好的“礼物”,是有人格的人,不该把他视为可占有的东西,否则将成立所谓的“对子女有权利”。在止濒域内,唯有婴儿才有真正的权利,就是“应该是夫妻之爱的特有行为的结晶,也应该有从受孕那一刻被尊为人”的权利。因此,就天主教而言,代孕不但损害了夫妻的父母权利,也损害了婴儿的自然出生权利,不但违反父母自然生育的尊严,也违反婴儿为胜的尊严,同时更是违背上帝造人的生命基本法则的平等性。

    人性尊严一词,已成为各国宪法价值的一部分,并属宪法秩序之基础。宪法中人性尊严之核心应有二:其一,人本身即是目的。不得被要求或视为一种工具(物质)或手段。人若被物质化、商品化,自然无尊严可言。其二:人得以自治(律)自决,不应处于被操控的他治(律)他决的地位,因此自决权应受国家及他人之尊重。一个人在其基本书:}}J行使的正当范围内,若乏自治自决的机会,人亦将丧失其尊严。①从人类自身权利角度来看,任何人都有被人当人看的书;}}J。代孕契约材良本上讲就是人口买卖契约,奴隶贸易已成为历史的尘埃,代孕行为却试图榭生子女变成全球保护人权趋势下合法的交易。出卖方并不是通过拐卖他人子女来交易,而是寸请人工生育的幌子将自己生育的子女作为金钱和物质的交换体.每个生命自与母体脱离能够独立呼侧台,就是一个应受人尊重的权利主体,享有法律赋予的基本人权和其他权利,也承担着不侵犯他人基本人权和其他合法权利的义务。代理孕母所生子女作为基本人权主体与代孕行为参与者享有同样的应当受他人尊重的人权,他的生命和身体不容许他人肆意侵犯,更不容许被当做和}}J益的交换客体。“代理孕母”是最下等的价值观念,表现出某些人残酷的占有欲,是建立在科技的万能下,自以为延续了父母双方的DNA,就可以免除无后的遗憾,这是极为自私的心性表现。传统社会虽然强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但可以采用过继的方式弥补这种遗憾。某些人‘充分利用”了现代科技,把女性的子宫当成生产的工具,以金钱或利益交换来完成自己有后的梦,其后只剩下残酷的人胜与冰冷的科技,看不到为胜的价值世界。

上一篇: 代孕引发的法理之争
下一篇: 代孕严重违反社会公序良俗

作者:fanduidaiyun @ 代孕法律研究网   2017-03-03

代孕是将女性物品化

利用代孕妈妈只是用她的子宫,随后将其合法地——也许还在情感上——弃之不顾。

与本文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这里可以用百度google广告位,也可以自己做图片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