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入我们,关注女性权益
我们一起反对代孕,提倡自然生育,弘扬社会正能量

代孕不受法律保护

违反公序良俗原则

代孕所生子女的法律母亲分析

ID:49 / 打印

     根据代孕四种类的特点,可以把代孕行为概括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只提供子宫的代孕,另一种是不仅提供子宫还提供卵子的代孕。当代理孕母只提供子宫进行代孕时,她只能使用他人的授精卵通过胚胎移植进行妊娠生育,这使得代生婴儿会有较多的父母.如果受孕胚胎是由委托方夫妻的精子和卵子结合而成,代孕婴儿只有一个遗传父亲,一个遗传母亲和一个生身母亲;如果胚胎是由丈夫的精子与第三人提供的卵子结合,代生婴儿就会有一个遗传父亲,一个契约母亲,一个遗传母亲和一个生身母亲;如果胚胎的所需的精子是第三方提供,妻子提供卵子,则代生婴儿有两个父亲:遗传父亲和契约父亲,两个母亲:遗传母亲和生身母亲;但如胚胎所需的精子和卵子都是由第三人提供时,代生婴儿就有三个母亲:遗传母亲、生身母亲和契约母亲,两个父亲:遗传父亲和契约父亲(这种情况的代孕并没有多大的意义,通过收养也能达到同一目的,而且成本要低得多)。如果代理孕母提供卵子进行代孕,则是遗传和生身母亲合二为一,同样也会发生代生婴儿多个父母的情况。

    评论者认为“血统说”隐含的价值在于对自然科学的“真理”肯定。但是如果承认法律的整体是一套独立的价值体系的话,法律事实的认定并不等同于自然事实的认定。“子宫分娩说”隐含的价值是,妊娠、生产形〕女是一个漫长的、充满煎熬的过程,代理孕母绝对不是单纯的妊娠体,也不能认为是胎儿的宿主,因此应该给予亲权以为回报。“契约说”本着‘私法自制”原则尊重当事人的意思,然而‘私法自制”原则在身份法上的适用本来就受到相当的限制。一般说法是,为了维持社会上人伦秩序的公益理由,在实体法和程序法都限制‘私法自制”原则的适用。因此,就整个亲属关系而言,容许代理孕母基于契约决定父母身份关系的成立是个例外。而例外的容许,似乎没有足够的说月肋的论证。针对“子女最佳利益说”指出,儿童并非父母的私有财产,而是社会的公益事务。因此国家为保护此种公共利益,公权力有必要介入,藉由政府机关判断何人为子女的亲权人对子女存在最大的利益。

    法学观点认为,‘分娩说”是代生子女确定法律母亲的最佳说法,即代理孕母是代生子女的法律母亲.怀孕、生产对妇女是一个幸福漫长又充满煎熬和痛苦的过程,因此应该给予亲权以为回报。对于许多怀孕的妇女来说,当一个小生命在腹中蠕动时,会清不自禁地流露出即将做母亲钓愉悦心情。一位妻子在给丈夫的信中写到:真奇怪,我觉得我好像在参与形成一颗极小的行星,在塑造这脆弱的天体。我离生命从来没有这样近过。我从未如止日也清楚地感到,我是大地的姐姐,与它的草木和旺盛的生命力连为一一体。我的双脚踏在大地上时,仿佛它是个有生命的东西。我在光天化日之下梦见长笛、苏醒的蜜蜂还有露水,因为他在我腹中踢腾和骚动。你怎么会知道这个萌动的生命是怎样用清新和青春的活力充实了我的心!②精神病学家麦克尔·哈里森(Michelle Harrison)认为:“子官就像家之所在。对于缓慢发育的胎儿来说,家就是充满了母亲温暖营养液的地方……在临出世的最后几个月中,胎儿能听到母亲的唱歌、说话和哭泣。刚一出生时,母亲的声音是最大的安慰,为是无可替代的……而只贡献卵子的妇女是没有这种体验的。纯粹从生物学意义上来看,贡献卵子的妇女没有生育孩子。

    与其他观点相比,“分娩说”有如下优点:  

    第一,与‘血统说”相比,“分娩说”体现了代生子女最大利益原则。试管代孕中不泛少数的供精、供卵、供胚是来源于匿名的供给行为,如果按‘血统说”来处理,则将大多数婴儿置于无父无母之境地,引发群体胜的寻亲热潮,进而可能导致无数家庭处于恐慌之中和打击州门捐赠精卵的积梗性等等。而生者为母不仅让婴儿在第一时间获得母亲的温暖,享受被人抚养的权利,也体现了人类对生命权的尊重,尽可能防止有人生却无人养的悲剧,使社会法律和道德在和谐环境下发展进步。

    第二,与“契约说”相比,‘‘分娩说”则强调自然的生育法则,侧重于对“分娩者为人母”的社会责任,和公序良俗的保护。尽管私法尊重公民自治,但自治并不等于放任,任何自治行为都有一定的界限,突破了界限也就等于突破了彼止沐权的禁区,没有了书:}}J禁区也就没有了私权。“契约说”把原始的道德上的无偿互助演绎成一种人体交易,一方出租子宫交付)L,另一方给予物质或金钱的回报。“契约说”突破了法律的禁区,更冲击了道德的底线,把本来的权利主体变为交易的客体,无疑会导致人口交易的合法化。

    第三,与“子女最佳利益说”相比,“分娩说”要求代理孕母承担代生子女的全部抚养义务,能够防止代生子女被人当球踢的遭遇发生。而材民本上讲,分娩者能够给予代生子女生存所需的最基本的精神依靠。尽管代理孕母更多的是处于经济弱势,在物质上给予子女的利益无法让法官对其形成是恰当的抚养人的印象,但“子女最佳利益说”同样存在有定义模糊性及法官无法应用此原则进行裁量,它不但涉及对现有或过去的事实因素的考量,还涉及大量对于未来可能的预期、判断。这使许多法官因此仅依个人主观价值判断及对于双方当事人的印象做出判断.法官可以轻易将其不确定的想法,甚至是偏见,隐藏在此原则之下,并美其名日“符合子女最佳利益”。②其最后给出的答案可能是经济弱势者不能胜任母职,子女只有依附经济强者才能生存。

标签: 代孕立法 反对代孕 防范代孕 
上一篇: 代孕所生子女的法律母亲之争
下一篇: 对代理孕母合法权益的保护

作者:fanduidaiyun @ 代孕法律研究网   2017-03-03

代孕是将女性物品化

利用代孕妈妈只是用她的子宫,随后将其合法地——也许还在情感上——弃之不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这里可以用百度google广告位,也可以自己做图片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