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加入我们,关注女性权益
我们一起反对代孕,提倡自然生育,弘扬社会正能量

代孕不受法律保护

违反公序良俗原则

​代孕技术所生子女法律地位问题分析

ID:51 / 打印

    在代孕违法关系中,代生子女始终处于劣势地位,由于其身份在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其合法权益往往容易被忽视和受到侵害。如何保护被作为商品的代生子女的合法权益是世界各国遇到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笔者以为,我们应在坚持禁止代孕、禁止婴儿买卖的基础上,为其谋取基本的人性关怀,给予公正的社会地位,‘并为其提供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  

    对“分娩说”的肯定,虽然帮助代生子女找到了法律母亲,但“分娩说”同样遇到一些问题,如孩子的法律父亲又是谁呢?孩子的特殊出生背景使他(她)在家庭中地位又该如何?这是“分娩说”和其他观点都要需要解决的问题。

    笔者认为处理以上问题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代生子女法律父亲的认定,应根据代理孕母的法律定位为参考依据。代孕法律关系中,主要出现遗传父亲、社会学父亲和养父三种,对于遗传父亲,根据精子的来源和法律定性不同,分为捐精父亲和非法供精父亲.捐精是指捐赠人依据我国《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及精子捐献之相关规定,向我国合法设立的精子库捐赠精子的行为,该精子在用于临床时经过严格筛选和冷冻措施处理,并限制使用范围。而非法供精是指供精人没有严格按我国捐精相关法律之规定的供精行为,该行为所提供的精子使用的范围不定,精子质量无法保证,容易导致近亲结婚、遗传疾病和传染病的散布等危害。通过对精源的分析,我们可以根据精源与代理孕母或第三方女性之卵子结合情况来确定代生子女的法律地位。

    (1)未婚妇女代孕所生子女之法律地位

    如果代理孕母是未婚妇女女(含离婚和丧夫妇女,如在校女大学生),因为她们所作的代孕行为发生在未婚状态,所以由此出生的子女显然是代理孕母的非婚生子女。这种非婚生子女又分为几种情形:  

    源于精子库之精子而代生的子女。我国《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人类精子库应当建立供精者档案,对供精者的详细资料和精子使用情况进行计算机管理并永久保存;人类精子库应当为供精者和受精者保密,未经供精者和受精者同意不得泄漏有关信息。该种情况下,代理孕母或第三方女性之卵子与这类精子结合所生育的子女将处于无法获知遗传父亲任何信息。这是纯粹的‘无生父”之非婚生子女,除非精子捐献者愿意将自己的身份公之于众,并能与代生子女相互接纳,形成对非婚生子女的认领关系。而该子女或热胜上的法律父亲因代理孕母未婚而空白。代生子女如果被送交于生育需求方,并且办理了合法的收养手续,则该方之男性为其养父;如果代理孕母与他人发生婚姻关系,且该代理孕母之夫与代生子女形成事实上的抚养关系,则生母之夫为其养父。

    源于生育需求方男性之精子所代生的子女。这种情况下,由于法律对代孕和该种供精行为的否定,并且不存在保密等原因,即使代生子女的遗传父亲非常明确,但其却不能获得法律父亲的地位,原因在于如果让该供精者获得法律父亲的地位则,则会使代孕被变相合法化该供精者的供精行为本来就是为求得子女,如果允许遗传父亲与法律父亲合二为一,与一般家庭生育没有任何区别,将会导致一夫一妻的婚姻家庭制度的瓦解,男性可以与其他女性发生关系而不用彻心受到法律与道德的制裁.

    源于其他非法供精之精子所代生的子女。其他非法供精情况十分复杂,有的是从地下精子市场上随机获得的精子,有的是中介方自己的精子,有的是为代孕手术的医生的精子等等。由于精子来源无法确定,代生子女亦会成为纯粹的“无生父”之非婚生子女,比来源于精子库的精子更难确定。一旦非法供精者被查获,将应受到法律的严惩。因而此种情况下代生子女也应为代理孕母的非婚生子女,其法律父亲同样为空白。

    (2)已婚妇女代孕所生子女之法律地位

    如果代理孕母是已婚妇女,根据其夫是否知情妻子参与代孕之情况来定,我们可以分为两类:

    代理孕母之夫知情之代孕。如果代理孕母之夫知情妻子为人代孕,笔者以为代生子女为婚生子女。理由是依据我国《婚姻法》及相关法律之立法意图,夫妻之间的生育行为必需在双方同意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在丈夫同意的代孕行为中,代理孕母之夫并未积极行使权利,而是以自己的消极行使树}J之行为与妻子积极的代孕行为相结合来表达生育之想法,尽管该代孕行为最终遭到法律及伦理的否定。此种行为的后果是,法律强制地要求代理孕母之夫接受因其自身的原因导致的结果,即代理孕母之夫对该代生子女享有亲权,并承担与抚养婚生子女同样的义务,代理孕母夫妻为该代生子女的法律父母。但这一设定仅是法律上的自主定位,设定的只是法律上的父亲及父职,生物遗传学上的父亲则仍旧以精子的来源为依据,具体情况与代理孕母为未婚者同。

  代理孕母之夫不知情之代孕。如果代理孕母之夫不知道妻子替人代孕,综观各国立法之倾向,及为保护被欺骗的丈夫之需要的考量,笔者以’为并不一味地认为代生子女为婚生子女,而应给予代理孕母之夫一定时间知道和考虑,学界概括为“否认枕,。①如果在否认权规定的时限内代理孕母之夫并未行使,则该权利消灭,代生子女应视为婚生子女;如果代理孕母之夫及时行使}}}J,代生子女则应视为代理孕母的非婚生子女,与代理孕母之夫无关系,但他们之间可以自愿建立养父子(女)关系。

标签: 防范代孕 代孕立法 
上一篇: 对代理孕母合法权益的保护
下一篇: ​代生子女合法权益的保护

作者:fanduidaiyun @ 代孕法律研究网   2017-03-04

代孕是将女性物品化

利用代孕妈妈只是用她的子宫,随后将其合法地——也许还在情感上——弃之不顾。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这里可以用百度google广告位,也可以自己做图片广告位